《塵埃落定》獲茅盾文學獎20周年后再推新版

征文網
12020
文章
13
評論
2020年12月28日20:38:19《塵埃落定》獲茅盾文學獎20周年后再推新版已關閉評論 20 閱讀 1391字閱讀4分38秒

人民網北京12月28日電 《塵埃落定》是第五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出版二十多年來,迄今累計銷量達數百萬冊。在《塵埃落定》榮獲茅盾文學獎20周年之際,這部作品全版權獨家落戶浙江文藝出版社,以全新的面貌和讀者見面。 12月27日,本書作者、茅盾文學獎得主阿來,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電視節目制作人、導演關正文,和讀者分享了《塵埃落定》背后的故事,以及這部文學經典二十多年走過的歷程。

曾遭遇三四年沉寂才得以出版

《塵埃落定》以一個有先知先覺能力的傻子少爺的視角,講述雪域高原上最后一個土司家族的崩潰,以詩意靈動的語言,書寫了一個時代塵埃起落的寓言。小說塑造了一系列鮮活飽滿、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傻子少爺、土司太太、侍女桑吉卓瑪、銀匠、行刑人爾依等;同時建構了一幅真實生動、深入日常生活細節的土司制度下的藏族人生活圖景。

關于這部深受讀者喜愛的文學作品,很多人不曾得知的是,它創作完成于1994年,直到1998年才得以出版。出版后不到兩年便獲得第五屆茅盾文學獎,并持續暢銷至今。正如阿來所說:“文學書寫在總是考慮變的時候,也需要充分地注意到,甚至是充分地堅持住什么是文學不變的東西。”《塵埃落定》正是以這種“不變”的力量,走進了千千萬萬讀者的內心深處。

從藏族出發,又具有世界性的文學

阿來談到了自己開始文學創作的歷程:“個人經驗會促使你去思考一些人生當中不太思考的抽象問題,比如命運,或者我們跟周圍社會的文化、地方歷史的關系,當所有這些興趣激勵你去了解時,那種寫作的沖動自然就出現了。”

為了寫作《塵埃落定》,阿來曾走遍阿壩地區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研究了18個土司的家族史,查閱過小說文字50倍以上的史料,因此寫就了這部兼具文化真實性和奇崛想象的波瀾壯闊的史詩巨著。阿來在這部作品中既試圖還原最后一個土司家族由盛而衰的歷史過程,也為讀者呈現了藏族人日常生活的鮮活細節,以虛構的形式表達了多元的、動態的藏文化。于是《塵埃落定》中的少數民族文化便具有了民族共通性和世界性的一面,具有了跨越民族的打動人心的力量,這也是這部作品能夠深受讀者喜愛的原因之一。

以自然之眼觀物,為萬物重新命名

作家李敬澤在《塵埃落定》當年發表之時,就曾為這部作品寫過一篇評論文章,叫《為萬物重新命名》,在本次活動上,李敬澤解釋了這樣評價的緣由:“因為就這些經驗而言,藏族的生活、邊地的生活,所有這些東西實際上是沒有在我們的文學中被充分地打開過的,是阿來要給這個世界,這個還沒有被表達的世界一個名字,給它一個命名。”

這個重新命名的過程,精湛地體現在阿來的語言文字的魅力上。他筆下的人物處在一個史詩般的天真年代,人與自然、與社會、與自己的關系都是非常的直接。這正是李敬澤所說的“我們文學中的語言很難做到透明,但阿來你讀他的小說,他就有這樣一種力量。這也是語言的創造力的表現”。

《塵埃落定》的故事從一個下雪的早上開始,“只有春雪才會如此滋潤綿密……也只有春雪才會鋪展得那么深遠,才會把滿世界的光芒都匯聚起來”。不只是雪,小說中塑造的一切,野畫眉的叫聲、長滿草莓花的牧場、“骨頭里冒泡泡的愛情”在《塵埃落定》的世界里都具有了獨特的詩意象征。《塵埃落定》不僅充盈著古典文學的氣韻,也融入了藏語的表達,還貫穿著他充滿靈性的“以自然之眼觀物”對自然萬物的敏銳感知,也正因此,這部小說立足于對人的書寫,卻同時是一部置于天地之間的恢弘巨著。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0年12月28日20:38:19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sxhimac.com/21412.html